念。

男神x你/你x男神

ooc注意。下一章打算对未来们下手了/搓手
前文戳我头像查看
/不知道这个点还有没有人看文


【苏沐秋x你】
那天下着小雨,却分明不是清明时节。
你独自一人撑着把黑色的雨伞,手捧他最喜欢的雏菊花,去了南山公墓。
你在他的坟前蹲了下来,把手里捧着的花放下,黑白的照片很刺眼。有一种不明的情绪涌了上来。
你的眼睛有点酸。
你似乎是不想让他的墓碑被雨淋湿,用伞挡住了雨,后背湿了一片,你不在乎。
却已经忘了,这一次你为他撑伞,他感觉不到了。
你手指尖轻轻摩挲着墓碑上的字,整个墓园静的只能听见你一人的声音。
你说,“沐秋,南山冷,他们都说想你了,你跟我回去吧”
再也等不到回应了。

【吴羽策x你】
你臭不要脸的扒在人身上,软着声一口男神男神的叫着。“男神你唱个歌跟我听嘛,男神你长得真好看,男神你超好的诶,男神…”
他转头依旧是板着张脸,面部却有一抹极其可疑的红晕,咳嗽一声妥协,“好了,真拿你没办法”

【周泽楷x你】
你跪坐在床上,看着粉丝群里的表白周泽楷,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想着明明是我的男朋友啊。
你转过头去看着身边人,他刚洗完头正拿白色浴巾擦着湿了的头发,
“歪,我都要嫉妒了”
“嗯?”
人意味不明的看着你,突然把你按倒在床上,眼睛亮亮的看着你。
他说,“只喜欢”
“什么?”
你问他。
“只喜欢你”
他又重复了一遍。

【韩文清x你】
你看人板着一张脸,一时间不敢过去。
“干嘛呢?快过来!”
你这才缓过神,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对人点头哈腰一副狗腿样。
“诶,您有什么事?”
他有些不自然的瞥了眼其他地方,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让你嫁给我而已。”

【张新杰x你】
晚上十点五十九分,他突然出现在你房间门口。
你诧异了一下,问,“张副队不用休息吗?已经很晚了”
“不用”他朝你你摇头,推了下眼镜。
“习惯是人定的,我自然也可以改变”
然后他看了一下你,
“我想我已经找到值得改变习惯的人了”

【王杰希x你】
钟上的时针指向十二,你仍旧坐在桌前面对一堆还空白着的试卷。
你一遍诅咒着学校,一遍抓着头发想着正确答案。
“这题错了”
他递上一杯热牛奶,颇有些心疼的揉揉你头。
“高考完了就会轻松很多。”他语气像是安慰,“答应我,好好考,考完了我带你出去玩。嗯?”
“好”
【其实,有你,足够了】

无题/一

ooc注意
内含叶蓝,喻黄,双花,双鬼

【叶蓝】
蓝河:我们刚刚同居一个月,家里养了只很好看的白猫,有一天早上,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他不在我旁边,就起来出去看看。然后就发现他抱着把吉他——其实他是会弹吉他的,嘴里还叼了根烟,旁边坐着我家的猫,就坐在阳台那边。早上的阳光不那么刺眼,那天天气很好,光就暖洋洋的照到他身上,他看见我出来了就对我轻笑,眼睛里面是一片温柔。我当时觉得他那双眸子就像把世间所有美好都收进去了一样,只当初那一眼,就看的人心生醉意。他声音低低的跟我说,“小蓝,早”。
叶修:【烟】我当时还在兴欣网吧打工,小蓝会做饭,这个大家都知道吧?那天我值夜班,大概……十一点多,快到十二点的时候吧,就看见他跑网吧这儿来了。哦对了,那天还下着雨。问他来干嘛,他说怕我一忙就忘了吃饭,突然想起来帮我送点吃的。你说这么好的小蓝,我凭什么不喜欢?

【双鬼】
李轩:哦你问这个啊,我想想啊…就是两年前,李迅提议说去吃宵夜吧,我想吃就吃呗,大家就一起去了。我们一帮子人不敢喝酒,就点了几瓶橙汁可乐什么的,谁知道邻桌有两人喝醉了,指着我骂孬种,非要我当场喝掉瓶酒。我当然不乐意啦,就吵起来了,那家伙拿了瓶酒瓶想打一架,后来,你们肯定想不到——阿策突然就把我拽到后面去,踹了那家伙一脚,一个人把他们都打趴下了。我们都懵了,真没想到他会打架。最后该调解调解该补偿补偿,事情就算是解决了。真的,我这辈子都忘不掉,那天他跟我说,“队长,就让我帮你一次”
吴羽策:……
【后来,策爷告诉我们说,“去年冬天,天特别冷,我体质差,隔三岔五就感冒。到过节前一天,大家都准备回老家了。结果我那天直接就发烧了。李轩那家伙知道以后就留下来照顾我,说什么也不听。我当时难受的半死,迷迷糊糊不知道是睡着还是醒着,然后就听见他说,'阿策,我喜欢你',突然就觉得,他这个人吧,还是很不错的】

【双花】
张佳乐:我曾经因为打荣耀的事情,和家里人吵了一架,身边朋友也都劝我还是读书来的更实在一些。我气不过,大半夜的脑子抽风发消息给他,他问我 干嘛 ,我就跟他说自己被家里人说了一顿,然后他就说 不就屁大点事儿吗,吵老子睡觉 ,他妈的居然就不管我自己睡去了。后来第二天才知道,他是买了机票连夜从外地赶了回来,那天给我带了一大箱鲜花饼——那时还没几个人知道我喜欢吃鲜花饼,我当时琢磨着可能是从我购物车里看到了很多鲜花饼的缘故吧,一见面就听他说,“不管谁说你,反正老子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的,怂个屁,放心大胆的去干”,我突然就下定了决心,什么都不怕了。
孙哲平:就是乐乐说的那件事,你知道我大半夜听他可怜兮兮的向我诉苦我多心疼吗,就买了机票赶过去,顺便再买了箱鲜花饼。见到他后就看见他开心的跟什么似的【笑】,后来他搂着我肩膀说,“有你,乐爷我就满足了”

【喻黄】
黄少天:废话队长那么温柔那么苏那么棒我当然一直都喜欢他啦!好吧好吧我说实话你别这么看着我啦!就是去年,我比赛里有一个很严重的失误,被记者采访的时候到处都是质问。他突然就走了上来,说,“不管少天怎么样,他依旧是蓝雨的利剑,为蓝雨斩断来敌,成功与否不是衡量任何人的标准,所以不论他这次的表现怎么样,只要蓝雨看到了他的努力,这就够了”
喻文州:我表白的时候,他就抱着我笑——真的很可爱呢。然后,他亲了我一下,冲着我笑,说,“盖戳了,这辈子就是我的人了”我当时真想回他一句,“好,这辈子就是你的人了”

男神x你/你x男神

ooc注意



【你x叶修】
你下班回家,见他匆匆将手中的东西往身后柜子里塞。
“是什么?”
你问他。
“没、没什么!”
他尴尬的朝你笑笑,试图转移话题。
你走过去扯住他的衣领,在他脖颈处嗅嗅。
啧,烟味。
你不顾他的反抗,拉开了他身后柜子的抽屉,里面装着些杂物,还有一包刚刚拆开的烟和一支打火机。
“不是…你听哥解释”
他慌忙想要解释,你笑着捏了把他的腰说,“说好戒烟的,想怎么道歉?”
“那你想怎么道歉,哥只会抢boos,但是你不玩荣耀”
他强装淡定的看着你,你不由分说双手探进他宽松的T恤,“这样,给我操一顿。”
他身子往后缩,“还有别的选择吗?
“那就给我补偿,操三顿怎么样?”
【叶修:原来不玩战术的心也脏】

【你x蓝河】
你拉开厨房的门,见他正穿着围裙在做饭。
“烧什么呢?”
你从他身后抱住他,轻轻揽住他腰在人脖子那儿蹭了蹭。
“做你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
他夹起一块放在唇边吹了吹,然后递到你嘴边,见你张口咽下轻笑着问你,“味道怎么样?”
“好吃”
你心满意足的眯眼,却又低头吻了吻昨夜在人锁骨上留下的吻痕,低声道,“可我还是觉得你更好吃…”
【“我做一辈子的饭吧”】
【“好,给你做一辈子”】

【喻文州x你】
周末,你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人无奈的看着你,忽的倒在床上,用那双装着莫测大海的眸子看着你。
你早已免疫了对方的招式,拉上被子准备继续睡。
他却忽然拉开了你的被子,嘴角噙着笑,“再不起来,就不喜欢你咯”
【行吧行吧都依你】

【你x张佳乐】
“说!去哪了!”
人把你压在墙上,手拽着你的领带,仰头瞪着你。
你的手不安分抚上人的腰间,在人耳边轻吐着酒气,手指轻轻捻起一缕人的酒红色发丝放到鼻尖轻嗅。
而后便是一夜春宵。
次日,人躺在床上气呼呼的指着你破口大骂,你不知从哪儿搬来一箱零食,见人态度缓和又去搬来了一箱鲜花饼。
【没有什么是操 一顿无法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外加一箱零食和一箱鲜花饼】

【你x黄少天】
“再不乖就罚你吃秋葵”
你故作严肃的凑近。
人突然不说话了,低下头委屈巴巴的看着你,突然扑倒你怀里蹭蹭,声音低低的半带撒娇似的。
“本剑圣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你居然还……”
你宠溺的笑笑,紧紧的把人抱住。
【开玩笑的,怎么可能舍得罚你嘛】

【李轩x你】
“走开!不喜欢你了!”你半开玩笑似的朝人喊道,故意扭过头去不看他,许久都没听见人的动静,你疑心是让人生了气罢,转过头去想安慰,他却讨好似的从后抱住你,轻轻蹭蹭你的脖颈,你瞬间软了心,伸手揉揉他的脑袋。
【你不就仗着我舍不得你难过吗】

壹.予你江山为聘
#双鬼
……
窗外白雪如织,昨日还板着脸低声训斥的人儿,如今却半死不活的躺在床榻上,没了生气。
一切都像是一场还未等到结局的噩梦,可心头的失落感绝不似梦中该有的,无时无刻的提醒他昨夜发生的一切。
吴羽策忽然觉得有几滴水落在他脸上,是雨吗?为何带着温度呢?
他迷蒙地睁开眼,便是见着一熟悉的面容,人儿正低声哭泣。
虽不知由来,但他还是下意识的抬起手轻轻抹掉人眼角的泪。
身体的虚弱感使他莫名的性子柔和下来,轻声道:“皇上,莫要再哭了,当心失了脸面,让人笑话了去。”
李轩忽然笑了,道,“阿策你可算醒了,当真是吓怕了吾!”
吴羽策只是轻轻笑一下,嘴角勾出一个很浅的弧度,“皇上,您又忘了自称朕了”
“不,那不一样”
李轩答道,态度忽然强硬了起来,指尖轻轻摩挲着人的脸颊,眸子里的温柔像是夏日清晨的暖阳争先恐后的溢出。
“阿策是吾的夫,吾的妻。”
“吾生生世世爱着的人。”
“你说,你要这江山。”
“吾便以这江山为聘,换你常伴于身。”
吴羽策只是笑,笑的恍了人的眼睛,刺眼,却舍不得错过。
窗外的雪停了,恍若大梦初醒般。
———————————————
这只是个预告。
想和我的cp一起写一个古风三十题/美滋滋
题目是自己写的,大多是来自诗词(不过这篇的题目是自己想的啦
这个预告是第一题最后一段的内容。
这个三十题就是多cp的那种 一题一个cp 也就是说有可能一是双鬼二是双花三是王乐四是喻黄五就是黄蓝了
每一题都是毫无关联的不同的故事。
可能完整的出来以后会有人说ooc策爷怎么不高冷了
其实他只是性子比较冷淡而已遇到很喜欢的人也会变的温柔吧x
还有就是整篇里面策爷对李轩好像偏恭敬了一点不像原著那样
但是仔细想想我这设定轩哥的设定是皇帝诶,虽然自己又怕掌握不了礼节称呼这方面设定了古代架空,但对于皇帝应该都是要有礼一点的吧。(毕竟不像玛丽苏小说里女主说不给皇帝跪就不跪(我没有在黑某部小说啦如果真的说中剧情的话抱歉啊!(还是要讲点礼节的吧
策爷的身份设定比较复杂…
还有就是上面说的掌握不了礼节称呼,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真的请见谅!毕竟我没有学习过这方面的知识。
还是不要脸的打了双鬼tag,如果不妥的话马上删!

https://m.weibo.cn/6337721706/4153041554862580
如你所见,是个主线

别哥生快!
来不急写生贺了只能糊个手写了qwq
生贺什么的以后在说吧(bushi
今天的我依旧字丑x

双花

【繁花血景】
周末,张佳乐闲着没事干只好出去瞎逛,边走边看手机不小心撞到一人身上,正欲开口忽的呆住,
“孙哲平?!”
孙哲平出门买东西,看见一男生酒红色长发扎成低马尾于脑后,觉着眼熟想走进看看却被撞到,然后便是听见一声惊呼,反问道,
“乐乐?你怎么在这?”
期待已久的相遇并不如张佳乐曾经想象中那样,两个人既没有感慨怀念,也没有什么狗血的怪来怪去的故事,只是下意识的并肩走着。
去我家吗?孙哲平问他。
好。张佳乐应下。
他随他来到一个陌生却气派的地方,很漂亮,房子的装饰也很华丽。
可是张佳乐还是遗憾了一下
我喜欢你以前那套。
他十分诚实的告诉孙哲平
——也喜欢和你一起打荣耀的日子。
孙哲平听了他的话后笑笑,从厨房倒了一杯饮料给张佳乐。
要来打一局吗,他又问他。
“好!”
张佳乐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跟着孙哲平走进书房。
不得不说,有钱人就是有钱人,书房里都要放两台电脑。
张佳乐作为职业选手,基本走哪都带着自己的账号卡——当然还有几张小号,他用的是其中一张,ID名叫落花无声。
哟,挺有文化的啊乐乐!
孙哲平看到后调侃到。
那是,也不看看你乐爷我是谁,你叫什么?再…再睡一夏?
张佳乐冲他屏幕眯眼看过去。
嗯。
孙哲平淡淡的应了一句。
你的手怎么样了?
张佳乐又问他,手上动作熟练的操纵角色,依旧是弹药专家。
好多了。
孙哲平操纵角色跟在张佳乐后面。
等等。
张佳乐忽然低声道,
有人跟踪我们。
“不会吧,被发现了?”
张佳乐点点头,也有可能是看上了我们的装备。
跟踪他俩的人迅速一拥而上,将他们包围。
不好。人眸子暗了暗,冷静的躲闪、攻击,却不料对方技术不错,对他们穷追不舍。
“该死!”
孙哲平咒骂一声,再睡一下提起重剑朝敌人砍去,一边躲过攻击一边保护弹药专家。
场上的战斗越来越激烈,不少路过的人都停下来看热闹,对方人数在三十以上,且个个都实力不错,称得上是高手。
二人的手速飙了上去,角色的动作越来越快,只见四周顿时烟雾弥漫,血染红了半边天空,各色的弹药相继炸开,在空中留下痕迹。张佳乐和孙哲平站在中央,背靠着背,将最绝对的信任留给对方。二人对视一眼,眸子中满是坚定与欣喜。张佳乐手中的炸弹不断扔出,孙哲平提剑斩断来敌,片刻后,竟是无人能靠近他们半步。
枪响,雷鸣,剑起。
——繁花血景再现!
围观群众发出呼喊,不少百花的粉丝喜极而泣,
“繁花血景又出现了,繁华血景又出现了!”
敌人眼中明显闪过一抹惊讶,撤退。
双花占了上风,张佳乐自然不会放任他们跑掉,扔出手中的弹药挡住去路,孙哲平随之冲上,一个横斩了了那人的性命,剩下几人落荒而逃,张佳乐叫住他,不愿去追。
两人关掉页面,打开了论坛,随后看到的就是别人录下的他们再现繁花血景的视频。
“繁花血景再现了,真是太好了呢,大孙。”
张佳乐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轻声说道。
“是啊,太好了呢”
真是太好了啊,乐乐…

当晚,孙哲平请张佳乐去一家饭店吃饭,虽然做足了心理准备,但是进门后张佳乐还是被饭店富丽堂皇的布置给震惊了。
——这哪里是饭店,分明就是皇宫啊。
如果除去形形色色的人的话。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一顿饭,虽然菜的口味都很好,但是张佳乐吃的很不安稳。
废话,如果你吃饭的时候有一排服务生盯着你,其中一个还和张新杰长得很像的话,你也会受不了的!
但是话又说回来,孙哲平好像特别习惯的样子诶……
果然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
张佳乐漫不经心的走在回去的路上,心中不止一次的这样想。
“乐乐,怎么了吗?”
孙哲平问他
“啊?没.没事”
张佳乐本在神游,听见人叫他,才反应过来,回了一句后又发起了呆。
“那要不要去别的地方逛逛,现在才八点半”
孙哲平看了一眼手上的手表,虽然职业选手为了保证不会手抖手上基本不佩戴东西,但是他已经退役了也就不用在意那么多。
他看了一眼张佳乐,想也不用想就知道他的心思又不知道飘哪儿去了,只好叹一口气,把人拽上车又带到一个地方。
那儿的夜景好像还不错。
孙哲平这样想着。

“喂,到了”
孙哲平把车开到一座桥边,发现人已经已经睡着了,手紧紧的抓着安全带,把头靠在安全带上——这是他的习惯。
“乐乐”
孙哲平凑近,轻轻晃晃他的肩膀,张佳乐睡的很浅,一晃就醒了,但还是有些迷糊,睡眼朦胧的问,
“到了吗?”
然后打开窗户看了一下四周,歪着脑袋发现自己对这里没有印象,风吹在他脸上,把他吹的清醒了一点。
“这里是哪里?”
他又问。
“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孙哲平好心情的卖了个关子,勾起唇角朝他笑笑,体贴的凑到张佳乐身前帮他解开安全带。
两个人漫不经心的走在桥边,手各自插口袋里,靠的很近,却谁也没有说话。
四周安静的很,不知是因为时间还是地方的偏僻,倒更是显得气氛更加尴尬些。
张佳乐继续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脚上踢着路边的石头,突然停住,声音颤抖的抬起头望着孙哲平。
“大孙,当初…为什么离开?”
孙哲平愣了一下,没有回应。
张佳乐直接扑在人怀里,眼眶红了,似是要哭出来。
张佳乐很少哭的,他一向是个很坚强的人,先在却因为一件旧事如此这般,看的出孙哲平在他心里的地位。
孙哲平心紧紧的揪着,只好把人抱的更紧了些,他想告诉他,自己的离开是有原因的,可是见着这样的张佳乐,他…
说不出口。
孙哲平现在才发现,怀里的人竟是如此瘦弱,他几乎可以不费多少力气就能把他抱起。
张佳乐挑食,通常只有孙哲平烧的菜张佳乐才不会嫌弃;他体质差,还喜欢睡觉踢被子,不管春夏秋冬,基本隔三岔五就会感冒,每次感冒时就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拉着他“大孙大孙”的叫,他就只好放下手中的事儿去照顾他……
离开后,张佳乐过的怎么样?
孙哲平不止一次的想过,如今再次想起,极其复杂的情绪涌上了心头,一股从未有过的悔意侵略了他身体每一个细胞,紧紧禁锢住他的心脏,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生病时谁来照顾他,生气时还会有人安慰他吗,有人天天做饭给他吗?
诸如此类的问题使他极其不堪,不辞而别的罪恶感导致他双手颤抖,他只好怜惜的捧起张佳乐的脸颊,大拇指摩挲着人白净的皮肤,一遍遍的喊着他的名字,
“乐乐…乐乐…”
张佳乐红着眼看他,眸中噙满了泪,脸颊上还看的见泪痕,他脑后酒红色的长发已有些散乱,看上去狼狈不堪,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孙哲平小心翼翼的吻着张佳乐,他此刻觉得面前的人像是个瓷娃娃,再次相遇就是上帝给他的恩赐。失而复得的喜悦同时让他更加的慌乱小心,他害怕会在此失去,又变得一无所有。
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张佳乐脸上,他没有把孙哲平推开,只是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任由摆布。
孙哲平终于鼓足了勇气,吻上了人的唇,动作轻柔的好似虔诚的教徒,慢慢占领了人口中的每一寸领土。
一吻毕,张佳乐还是呆呆的,突然,他笑了,笑的很好看,他对孙哲平说,
“大孙,你终于回来了呢”
“求求你,不要…再离开了好不好?”
“好,不离开了。”
孙哲平又轻轻吻了一下张佳乐,
“再也不离开了…”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我爱你,乐乐”

少年游/上

《少年游》
青年龙信x少年狐白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
#略狗血
溪边的石上坐着一少年。
细看容貌,乃是谪仙遗世,天人之姿,美的不可方物,女子自愧不如。
少年手中拿一酒壶,醇香流连于鼻尖,许是那最出名的桃花酿。
他双眼迷离,应是醉了,或是过于清醒。声音
人生啊…无趣
脚悠悠晃荡着,本是少年却有那公子的倜傥。
耳边依旧是几声潺潺的水声,微风拂面依旧吹不醒那醉意。
“但愿长醉…不复醒”
语罢,又是饮了两口,好不快活。
美人,美酒,美景,皆是有了。
“吾名重言,唤汝何?”
“唤吾太白便可”
后世人皆知有两翩翩公子,情同手足形影不离。

青丘败了,败给了龙族。
从此,风流少年没了家,便四处而栖,了无牵挂。
浪迹江湖,行侠仗义,偶尔吟诗三两句,从不离身的,便是那酒壶,还有那柄青莲剑。
世上只有一人得知,落败的青丘狐族,心系那龙族之人。
只有一人知晓,那龙族韩信,心悦那狐族李太白。
可惜二人,注定只能是仇人。

再次相见时,他依旧高高在上,风采不减。
他问他,
“你可知,我是谁?”
声音带着颤抖,到底还是舍不得,若是他愿意骗自己,他自然是肯信的。
“我…知道”
原来,他是知道的…
短短三字,断了他所有的念想,连爱慕也推至悬崖掉落深渊,变得支离破碎。
他转过头去,努力不让人看见湿润的眼眶,刹那间感觉失落至极,看东西已有些模糊。
身后的人许是在说着道歉的话,他却无心顾及。
爱上自己的仇人,当真是,可笑至极。

心死了,彻彻底底的死了。
狐族之人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或者说相遇便是缘,可竟是段孽缘。
若有来生,只求无法相遇了。
重言,珍重。
“心悦汝”
简简单单三字,他依旧无法说出口。
了(liǎo)了今生的缘,来世便只是过路人。
少年缓缓闭上眸子,眼角渗出泪水,顺着脸颊流下。
——留恋吗?
——无法与那人相守,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无从得知,跳下山崖那一刹那,身后有一银发男子。
“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那日,韩重言心神不宁。
照往常那样把玩着太白送他的那块玉佩,竟是手抖摔碎了。
他突然夺门而出,不顾身后丫鬟的阻拦。
心中有着某种预感,
李太白出事了。
直觉让他去了他最喜欢的那座山,到达时便见着一抹紫衣跳落的身影。
他哭的泣不成声,从未有人见过他如此丑态,如今却因失了“仇人”如此这般。
这样的事他自然不会透露,人们只知韩信不近女色一直未娶妻,却无人懂得那痛失至交的悲哀。
我喜欢你啊…狐狸。
如今只怕是天人永隔,再也无法说出口了。

初夏的雨来的突然,刚还是晴空明媚,后便是乌云笼罩,竟是下起了大雨。
已经过去了一年了呢…
男子坐在高楼上,手中端着只精致小巧的酒杯,银发随意的垂下,一举一动中尽是懒散。
他甚至不知是如何度过的,若说灭了狐族后是度日如年,那么李白死后,就是生不如死。
印象中他的脸颊在慢慢模糊,他慵懒好听的声音早已忘记,甚至梦中都无法再见他一眼。
“当真是如此狠心吗”
放下酒杯,起身离去。

街上一白袍少年,伸出手瞧见细细密密的雨珠。
下雨了吗?
索性自己带了伞呢。
撑开手中那柄油纸伞,想着等待自己的人不免加快步伐,连嘴角都带着一丝笑意。
想早点回去。
买了她最爱的桂花糕,她一定很高兴吧。
伞挡住了视线,不小心撞到一人身上。
“太白?!”
耳边传来男子那惊讶的声音,他不解的抬起头看向他,
“对不起,您认错人了。”
这时的他早已褪去了那年少轻狂,恍惚间让韩信都产生了错觉。
“太白,你还在生我气吗?乖,跟我回去好不好?”
见他如此认真,少年忽的觉得眼前的人有些眼熟。
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想不起来了啊…
“抱歉,我真的不是什么太白”
他侧身离开。

“婉儿,我回来了”
少年推开木门,回应他的是少女温暖的拥抱。
二人的脸上皆是笑容,一切却被身后的韩信尽收眼底。
双手握紧,很快又无力的松开。
罢了,他开心就好。
祝他们幸福。
转身那一刹那,落下一滴眼泪。
可是,为什么那么难过呢…

少年笑的如浴春风,面前貌美的少女一口一个“哥哥”叫着,他从怀里掏出一袋桂花糕,意料中听到人惊喜的声音
“乖,给你买的”
一年前,他跳下悬崖后被她所救,保住了命却失去了记忆,而后兄妹相称,日子过的还算不错。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少年常常这样想着。
——————————————
很久以前写的,闲着没事发出来看看x
下我还没写,没错就是因为懒/诚实
望喜

【望清欢】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6100746454547
懒得找敏感词了,只能搞个链接了
望喜

《流年》

主喻黄,轻微伞修
#有私设
#ooc注意
#校园paro
入春。
学校里有一棵树,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品种,春天花开的时候,微风会把粉色的花瓣吹下落至地面,有时一整朵一起掉下来。来不及清扫,然后便是满地花瓣,美到窒息。
“挺漂亮的”
树下,黄少天伸手接住一片花瓣放在指尖,而后抬起头来看着面前一片,小声却又极其认真的说。
少年不在乎会被人嘲笑“喜欢粉色”,只是下意识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他十分清楚的知道,身边人不会嘲笑他。
喻文州只是笑笑,应了一声,心中悄悄记下。
原来他喜欢啊…

课堂上依旧是死气沉沉,通常没有人会认真听课,呱噪的中年女人在讲台上说教。
“黄少天!”
少年被点名,忽的一下站了起来,
“怎.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
女人立刻冲他喊道,少年不满的撇撇嘴,低头等着下文。
接下来是一顿批评,大致内容就是“你看看人家喻文州!”
切,天天喻文州喻文州,也不嫌烦。
少年在心里一顿嘀咕,问候老师的祖宗十八代,却因为走神被赶到走廊外面罚站。
恍恍惚惚不知道过了多久,旁边的门忽的一下开了,少年被吓的一个激灵,赶紧立正站好。
接着就被那个更年期的女老师告知可以进去了,下课后听说是喻文州帮他求情。

早些时候的黄少天对那个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喻文州颇有些敌意,第一次见面时喻文州穿着一件普通的蓝白相间的校服,发型中分却意外的不显老气,斯斯文文的样子特别讨人喜欢。喻文州对黄少天笑了一下,是很淡的笑,却笑的非常好看,正好背对阳光的他发稍被微风轻拂,黄少天一时呆住了,然后作为颜控的他就非常不要脸的上去打招呼。
他渐渐发现,这个老师家长眼中的“三好学生”,不那么严肃,不那么热爱学习,不那么……
讨厌。
他会因为嘴馋,在秋天一起偷吃冰淇淋,在课上给他递纸条,给他抄作业,一起逃课出去打游戏,偶尔说一些黄段子。
两个人就变成了很好的朋友,喻文州曾经劝过黄少天好好学习,黄少天说喻文州像他爸,整天说教,
“我还是适合打游戏”,
以上是黄少天的原话。
喻文州不得不承认,黄少天确实更适合打游戏,当时有一款风靡的游戏叫荣耀,刚出来时黄少天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喻文州去玩,黄少天的手速很快——在这点上喻文州是真的比不过他,黄少天玩剑客,ID名叫夜雨声烦,喻文州玩术士,ID名叫索克萨尔。
他们认识了隔壁嘉世的叶修(以前他们叫他叶秋),他玩的是战法,ID名叫一叶之秋,还有他的朋友苏沐秋,精通枪系,ID名叫秋木苏。
黄少天喜欢找叶修pk,当然通常都是失败的,他曾经开玩笑说,
“如果以后我混不下去了,就跑去打游戏,肯定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
然后叶修就说,
“得了吧你,就你那实力,还是好好学习吧——”


喻文州和黄少天家住的很近。
“文州文州,回去啦。学校附近新开了家店,那边的白斩鸡特别好吃,你不是特别喜欢吃白斩鸡吗,反正今天我们爸妈不在,要不要去吃!哎呀你快一点啦…”
黄少天照往常一样收拾好书包等喻文州,喻文州一边慢吞吞的整理东西,一边回答他的话,
“老在外面吃不好,去我家吧,我做饭。”
听了人的话,黄少天小小的失落了一下,但真的只是小小的失落了一下而已,马上又喜笑颜开,一把抱住的人的腰,
“那好,我要喝你做的蛋花汤,还有糖醋小排!”
“好好好,都听你的.”喻文州宠溺的笑笑,“在烧一盘秋葵好不好?”
“不要不要,秋葵什么的,一点儿都不好吃”
夕阳西下,少年间不明不白的心思满满滋长,两人的影子拉长,渐渐远去。

“花雨”的时间并不长,大多两三天就得结束,第二天树上的花瓣明显少了一点,黄少天仰头看着那棵树,无端惆怅起来。
“诶——”
“怎么了?”
喻文州见着黄少天叹气开口询问。
“文州啊,你看这花又快要没了…”
是啊,又快要没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今年的花又快要没了啊……
喻文州忽然打定了一个主意。
他…应该会喜欢的吧。

黄少天又跑去网吧打游戏了,好巧不巧的遇到了苏沐秋和叶修。
“哟,老叶,你们不是要高考了吗,还出来打游戏?”
“你觉得哥需要复习?”
叶修反问他。
“好吧好吧”
黄少天妥协,
“不过——”
“你要跟我pk,来啊来啊pkpk!”
“不要”
回应他的是叶修的一口回绝。

网吧里,叶修和苏沐秋全程都在卿卿我我,黄少天忽然想起来他俩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的。
狗男男…
黄少天知道了朋友的秘密,忐忑间又不由的脸红起来,他现在才知道,原来男生是可以喜欢男生的,那他和喻文州……
少年又一次脸红起来。

第二天。
树上的花瓣已经落的差不多了,地上的花瓣也已经被清理掉了,树枝上只有几片树叶。
黄少天路过时,习惯性的停下来朝树看了一眼。
“少天”
喻文州叫他。
“怎么了?”
黄少天转过身去看着他。
喻文州递过去一张纸片,黄少天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然后伸手接过。
“文州,这是什么?”
手里的长方形纸片上有一朵花,用五片花瓣组合出来的花,下面写着一句话,字迹清秀端端正正,黄少天认的出来,是喻文州的字,那朵花是用学校里的花的花瓣粘起来的。
那句话只有四个字,
“我喜欢你”

“已经做成干花了,可以保存很久。”
喻文州解释,
“可以当书签用,送给你的”
“我喜欢你”
“黄少天,我喜欢你”
他看起来认真极了,一字一顿的说。
“我也喜欢你”
一语既出,原本黯淡滋长的念便是如蔓草疯长牢牢禁锢住心脏,喻文州伸手将黄少天拥入怀中,二人抱在一起。
“如果我混不下去了,你养我好吗”
“好,我养你”

文/祈安声